百度地图 - 好搜地图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综合新闻 > 各地新闻 > 正文

帮助企业维权反受陷 吕梁中院被指“失重”

来源:中国民生播报网 编辑:admin 时间:2018-02-05
中国民生播报网讯(记者 王猛 李峰):山西吕梁能源开发总公司职工孙建珍自掏腰包付诉讼费、律师费追索公司煤矿经营权,经过一审、二审、重审、再次二审几轮审判,法院判决由违反合同方负责偿还吕梁能源开发总公司用于煤矿的贷款3165005.40元,补偿吕梁能源开发总公司投资款及所余经营期间利润300万元。

孙建珍在申请法院执行判决的过程中与当事人达成部分和解协议,由当事人支付300万元(免除延期利息)以执行判决书的第二条(投资及经营期间利润)。公司债权3165005.40元继续执行。然而,就在法院生效判决执行期间,2013年12月17日孙建珍突然被以“挪用公款”罪名刑事拘留,2014年1月4日被批准逮捕,孙案很快进入了吕梁中院。孙案的在吕梁引发了轩然大波,群众纷纷表示,在国企或政府千万不要做有担当的人,混混日子最安全;法律人士认为,吕梁中院从受理孙案到几次违反审理期限已严重致使法律“失重”。


 
 
能源公司煤矿风波

1991年10月20日,山西吕梁能源开发总公司与吕梁临县后庄村委签订了《关于联合经营后庄联营煤矿意向书》,确定共同开发后庄煤矿。1992年11月23日,山西省煤炭资源委员会以晋煤资字(1992)第214号批准下发了《关于吕梁能源开发总公司与临县高家山乡后庄村联营煤矿采矿登记,颁发采矿许可证的批复》,同时下发了编号为L131034的《采矿许可证》,批准采矿年限为24年,到期可延期。

经国家批准联营后庄煤矿成立后。1993年12月15日,吕梁能源开发总公司与临县后庄村委签订了《开发和承包经营后庄联营煤矿合同书》,约定从1993年4月1日至2005年12月底为吕梁能源开发总公司的承包经营期,从2006年1月1日起的10年为后庄村村民高树峰的承包经营期,确定了联营煤矿的经营权归属。

明确经营权后吕梁能源开发总公司从1993年到2000年共投入资金380余万元,煤矿初步建成。在此期间的1995年吕梁能源开发总公司与本单位职工张书军签订了为期10年的内部承包合同,约定张书军在承包期内除清偿煤矿的投资贷款外,还应交付共计205万元的承包费。但是,张书军在承包期内不仅承包费分文未交,还增加了煤矿的债务100余万元。至2000年,煤矿处于半停产状态。在此危难之际,张书军收受了闫狗旦的两辆小轿车(见吕梁市中级法院一审案卷),将后庄联营煤矿交给闫狗旦经营。闫狗旦与后庄村委签订了《租赁经营后庄联营煤矿合同书》,张书军以中介人的身份签了字。至此,闫狗旦将吕梁能源开发总公司投资近400万元的煤矿经营权侵占。

孙建珍艰辛风险维权

2001年,吕梁能源开发总公司穆锦晖、王建中、孟宪清上任后,随即安排了工作组与闫狗旦、后庄村委交涉,同时要求张书军汇报联营煤矿的状况。张书军虽然在汇报材料中谎称没有将煤矿交给闫狗旦,但是闫狗旦根本不认吕梁能源开发总公司是煤矿的投资人,称是后庄村委将煤矿白给了他。吕梁能源开发总公司无可奈何,只能诉讼解决。

2002年4月,吕梁能源开发总公司将临县后庄村委、闫狗旦起诉到吕梁中级人民法院。在判决下达之前,能源公司因资金紧张,再加上需要专人进行诉讼,2002年9月29日经公司处级会议研究决定,通过律师与孙建珍签订了承包打官司的合同,由孙建珍风险包干,自付费用与闫狗旦打官司。其后又根据形势发展又签订了四份补充协议,确立了孙建珍与能源公司的合同关系。

孙建珍自付诉讼费、律师费追索煤矿经营权,经过一审、二审、重审、再次二审几轮审判,法院判决由闫狗旦经营吕梁临县后庄煤矿,闫狗旦负责偿还吕梁能源开发总公司用于经营后庄煤矿的贷款3165005.40元,补偿吕梁能源开发总公司投资款及所余经营期间利润300万元。

孙建珍在申请法院执行判决的过程中与闫狗旦达成先期部分和解协议,由闫狗旦支付300万元(免除延期利息)以执行判决书的第二条(投资及经营期间利润)。公司债权3165005.40元继续执行。同时,孙建珍认为即便闫狗旦与后庄村委的合同有效,合同期满也应将煤矿交给后庄村委和吕梁能源开发总公司,而对山西两级法院就煤矿租赁期满后的经营权未下判决一事委托山西黄河律师事务所继续申诉,案件现在还在申诉中。公司债权3165005.40元仍在继续追索。

合同委托成挪用公款罪

在山西反腐最见成效的时期,也是腐败分子最疯狂的时刻。吕梁市检察院在接到相关领导的指令后,苦心孤诣,捏造了挪用公款罪将孙建珍逮捕下狱。

作为吕梁市检察院的检察官们深知孙建珍没有触犯刑法,因为孙建珍与吕梁能源开发总公司是合同关系,前后共签订过五份合同。合同约定无论官司输赢,孙建珍上交公司200万元,打官司费用孙建珍自负。虽然没有明确约定上交200万元承包费的时间,但是,检察院认为在执行回300万元后孙建珍就应当上交200万元,而孙建珍只交了60万元,所欠140万元没有上交即构成挪用公款罪!

法律人士认为,孙建珍与吕梁能源开发总公司签订有五份承包打官司的合同书,双方的关系是典型的合同关系,而合同关系是民事关系。更何况合同中并未约定明确的上交承包费的时间。退一步说,即是约定了交付承包费的时间到期孙建珍拒不交费,双方的关系也只能是民事关系,绝不是刑事关系。更重要的是双方合同约定在有最终法律结果后上交承包费,而孙建珍还在委托山西黄河律师事务所申诉中,公司债权3165005.40元还在追索,案件尚未结束。没到交费时间,孙建珍怎么就有罪了?

法律专家表示,孙建珍从有功之臣乾坤挪移成有罪之人,是我国法律的失序,是吕梁中院恒守失重。 “依法治国”是党中央、习主席在十八大提出的英明、正确的主张,是我国步入世界文明的前提保障。吕梁中院多次违法滞期审理孙案,显然在抵制党中央的大政方针。吕梁中院的行为会让每一个孙建珍一样的受害人绝望的。

我们大家都知道,人民法院是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最后一道铁闸,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有硬度的杠杆,是建立法治社会、维护社会秩序的最坚定的基石。如果法律为利益而谋,为权力而动,为情绪而行,那么,这个社会将绝对没有希望,这是习近平主席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孙建珍案,我们将拭目以待。

原文地址:
//zgmsbb/a/gedixinwen/20180205/247901.html


森达网 

Copyright © 2002-2017 森达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HooYue

Top